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女性正在南亚艺术界起关键作用,她们如何与父权协调?

    隐藏主贴

    上个月,在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召开了第三届达卡艺术峰会。此次峰会展现出女性在南亚艺术市场中的影响力与推动作用。她们创办了美术馆、艺术空间和双年展,展开教育培训,支持艺术家,并创立了大量的项目,其程度可能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

     

    达卡艺术峰会的艺术总监戴安娜·坎贝尔·贝当古(Diana Campbell Betancourt)说:“女性在南亚的艺术领域起到了关键作用。在这里,杰出的女性正在从事着杰出的事业。”

     

    杰出的女性

     

    现居德里的Lehka Poddar和Kiran Nadar创办过各自的当代艺术馆,开展教育和其他延伸活动,同时也都在经营艺术基金会。Aparajita Jain的非盈利机构“Saat Saath艺术基金”则致力于开展印度与其它各国的文化交流,她自己同时也是“静物画(Nature Morte)”画廊的合伙人。慈善家Sangita Jindal和她的JSW基金会用各种方式支持艺术家的工作,他们还推广民间音乐,修复亨比地区(位于卡纳塔克邦北部)供奉印度教主神明克里希纳的古寺,并在加尔各答运作“金达尔艺术中心”。

     

    她们都属于贝当古所说的“杰出的女性”,而这份名册还可以一直列下去:巴基斯坦获奖的艺术评论家Salima Hashmi在拉合尔创办了“灯塔大学”;斯里兰卡的Saskia Fernando创办了科伦坡第一家当代艺术画廊;Bhavna Kakar创办了印度的艺术杂志《做起艺术》(Take On Art);还有为艺术实验和教育艺术提供场所的“孟买艺术空间”,创办者Susan Hapgood同样是一位女性。德里的“印度出发”(Outset India)和“Khoj”两所艺术孵化机构,是由Feroze Gujral和Pooja Sood这两位女性分别创办的。

     

    达卡艺术峰会本身是由商人Rajeeb Samdani和他的妻子Nadia Samdani创办的。Nadia来自一个艺术收藏世家,她动员Rajeeb参与到孟加拉的艺术视野中来。她说:“我们想要在这里做一些事情,让全世界都看得到。”除了每两年举行一次的达卡峰会,他们还提高了本地区艺术家的国际影响。

     

    方便之门?

     

    可是这些杰出女性是如何同父权传统深厚的南亚社会相协调的呢?她们是出于自己意愿选择了艺术,还是别无选择而被社会推向了文化教育这些较为“容易”的领域?而且她们大多出身政治精英或商业巨头之家,这种身份是否也发挥了作用?

     

    贝当古承认:“要在这儿做些事情,总是要有一些政治影响力才行。”的确,达卡艺术峰会一度获得过孟加拉国文化部的支持,这使得他们得以免租金使用孟加拉艺术学院(Shilpakala Academy)的场所来举办峰会。“但是,女性在艺术方面的领导作用更鲜明;这里的艺术界并不像西方那样由男性主导。”贝当古说。

     

    Aparajita Jain说:“说艺术和文化是女人家的事,这实在是让我火冒三丈。它不但边缘化了艺术,而且也边缘化了女性。而且,这是不是说艺术没男人的份?”Jain的“Saat Saath艺术基金”致力于弥合印度和外部世界的差距。它协调美术馆、私人藏家、公共机构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提供策展资助,以推广印度的当代艺术。“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文化是相当重要的事情,但对印度的文化业来说,资金总是不够。对此我当然可以大发牢骚,但不如说,我可以改变这种局面——而且我也愿意这样做。”

     

    南亚以女性艺术家闻名。相比30多年前,现在女性从事艺术所遇到的困难要少些。即便如此,达卡艺术峰会上的一位女性,讲述了她朋友的亲身经历。这位艺术家朋友已在国外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在她结婚之后,一切都变糟了。她的婆婆要求她待在家里照顾自己,还对她的艺术事业与名声不屑一顾。这位艺术家甚至担心遭受家庭暴力。

     

    置之不理

     

    摄影师Dayanita Singh认为,男权主义在南亚仍是根深蒂固的。她说:“无论你说什么,男人根本不听。”出于讽刺,她为印度的男性摄影师设立了一个奖项,奖金为5万印度卢比(约合700美元)。参选者必须给出说明,证明“你的‘阳刚之气’如何有助于你的摄影事业”。她说,这一奖项至今还无人问津……

     

    Singh表示:“尤其是摄影,仍是男性的天下。这种情况出了南亚是很少见到的。但我将斗争到底,争取自己的地位。”

     

    孟加拉的女性也许为自己赢得了荣誉,但在南亚的其他地方就不是这样了。例如,印度南部的两座城市,柯枝和穆泽里斯共同举办的双年展(第三届展览将在12月前开幕),就因其很少有女性参加、完全由男性运作而受诟病。然后有一些人就说,印度南部比北部更保守。

     

    有意思的是,南亚的情况与学者Olav Velthuis的理论颇为相合。按他的说法,新兴经济体的艺术市场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的特征是,艺术家结成一些封闭的小团体,很少有外界的商业,也很少真正做交易。一定程度上,这也是孟加拉的现状。

     

    Velthuis将第二个阶段称为“建立资本联系”。这一阶段中,外来者进入,当地的藏家也参与到国际舞台,艺术家们要面对更广泛的公众。他研究的案例是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家主题展的引入。

     

    这也正是达卡艺术峰会这样的活动所产生的影响。Samdani家族致力于将孟加拉的艺术家同外部世界“建立联系”。为此,他们邀请泰特美术馆负责艺术品购置的委员前来访问,又资助了一名威尼斯的艺术家。他们的藏品在巴塞尔美术馆、韩国光州双年展和日本福冈亚洲美术馆等各种国际场合展出。而到2018年,孟加拉将更多地出现在艺术的地图上。届时,Samdani家族的艺术空间将在他们的家乡锡莱特开门迎客,展出更多他们的收藏。而且Nadia Samdani还指出:“我们达卡艺术峰会的整个团队都是女性!”

     

    走上台前的四位女性

     

    女性正在南亚艺术界起关键作用,她们如何与父权协调?
    Nadia Samdani

     

    2011年,她和她的丈夫Rajeeb设立了Samdani艺术基金,支持当地艺术家,推广孟加拉和南亚艺术。

     

    女性正在南亚艺术界起关键作用,她们如何与父权协调?
    Aparajita Jain

     

    她创立了Saat Saath艺术基金,让国际上的美术馆长与策展人走进印度,更深入地研究印度。

     

    女性正在南亚艺术界起关键作用,她们如何与父权协调?
    Diana Campbell Betancourt

     

    她是Samdani艺术基金的艺术总监,同时也是2014年和2016年达卡艺术峰会的主策展人。

     

    女性正在南亚艺术界起关键作用,她们如何与父权协调?
    Dayanita Singh

     

    她曾在艾哈迈达巴德的国家设计学院学习视觉传播,并在纽约的国际摄影中心学习纪实摄影,现居德里。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
    精彩活动
    玻璃体验,永生花盒,手工口红……
    听说这里汇集了全国最好玩的活动l 城与周末
    直播预告 | 专治乏味生活,手工的小乐子
    4场直播,给单调的生活加点兴奋剂
    打破沉闷,心机小配饰搭出好品味
    推荐主题
    香皂玩一玩
    西游记师徒四人
    热爱手工制作饰品,大多都是耳环,手链
    刚做完的竹签自行车 和大家分享一下
    那些陪伴我的手工永生花
    一把伞油纸伞,40年情意结
    我休闲时光做的钩针作品
    又是一年三月三 思念飞满天 ——东良
    现在我敢大声地跟你说,这就是我最享受
    环保塑料袋钩针编织的两种方法
    所有圈子
    玻璃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
    雅集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
    金工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
    纸艺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
    木艺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
    手工大本营 个更新
    皮艺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
    布艺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
    陶艺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
    小手工爱好者联盟 个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