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资讯 >>
    民间工艺 如何做大做强?

    来源:徐州日报

    民间工艺 如何做大做强?

    徐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殷召义。

           民间艺术是一种重要的文化遗产,它不仅仅是一种具有较强审美价值的艺术作品,更是民间手工艺人一种情感的寄托,同时也是一种民间文化底蕴与文化内涵的体现。而随着社会的发展,高科技和先进的工业文明带来了物质财富的丰裕和经济的迅速增长,人们对民间艺术的关注越来越少,导致了中国许多优秀的民间艺术产品的丢失。如何保护这些民间艺术?如何为民间艺术的发展与传承找到合适的平台?在互联网时代,民间手艺人又要如何做才能大浪淘金,不被时代所淘汰?这些,做了10年徐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主席的殷召义应该最有发言权。


           殷召义,男,1972年生,江苏邳州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徐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自2003年主持徐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工作以来,在全省率先开展了全市范围内的特色文化和民间艺术资源普查工作,并以普查结果为基础,策划出版、发行了《徐州民间文化集》(3卷)、《徐州民间歌谣集》(3卷)、《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江苏徐州卷》(7卷)、《徐州民间音乐集成(4卷)》共四部具有较高文献史料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的民间文化丛书,均被中国民协列为中国民间文化抢救工程指定刊物。其中《徐州民间歌谣集》、《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江苏徐州卷》分获第八、第九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2005年被中国民协授予“个人贡献奖”。2007年创办民间文艺双月刊《乡风》。


    要在现代生活中生根发芽

    记者:徐州民间艺术的现状是怎样的?主要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

    殷召义:徐州作为中国最古老的九州之一,其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决定了民间艺术的丰富多彩,也培育了许多心灵手巧的民间艺人,他们用聪明才智向人们展示了很多种曾经辉煌的民间艺术表现形式,诸如剪纸、布艺、泥塑、面塑、烙画、年画、版画、农民画等等,给人们带来了视觉上的美的享受。这些传统民间文化艺术形式历经风雨的洗礼已经成为徐州地方特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由于我国社会正处在从传统的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信息社会的转型期,民间艺术赖以生存的土壤和条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许多传统技能和民间艺术濒临失传甚至绝迹,我们小时候在农闲时节常常能看到的各色民间艺人走街串巷献上他们的“杂耍”或“绝技”,或者晚上全村老少聚集在一起听民间艺人“说大鼓”的日子已成为过往云烟,甚至连春节时耳熟能详的“乡会”也被电视、电影取代了。

    现在的民间艺术主要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队伍老化,后继无人。由于许多民间艺术从业人员生存境遇不佳,而传统手工技艺费时费力且需要一定悟性,带来了传统民间艺术行业吸引力弱的共性表现,大部分民间艺术大师或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都年事已高,中青年由于受现实社会错综复杂情况的影响很少有人愿意学习传统技艺和费时费力的手工艺术,部分传统民间艺术面临后继乏人乃至人绝艺亡的境地,同时,民间艺术从业人员大多文化水平偏低,物质生活条件较差,文化和信息基础不坚固也对招收学徒传承技艺的积极性有一定的影响。


    二是民间艺术作品创作理念落后、缺乏新意。民间艺术从业人员大多由于文化水平偏低,艺术修养较差,造成作品设计手法单调、无创新理念和创新能力,导致作品“千人一面”,经历不了市场的考验。认识不到随着社会的转型,民间艺术也面临着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型,这主要体现在艺术功能的改变上:由原来的作为养家糊口的手艺或补充家用的副业逐步成为专业爱好者的一种技能,作品的设计制作要更加专业化,作品风格也呈现出更强的装饰性而非实用性,更强调与现代生活的结合或作为装饰元素进入现代人的生活中。作品创作要更加商业化,以市场需求为主。


    “大咖”有了,还缺大师

    记者:虽然这些问题是民间工艺不可避免的,但我们徐州也有一些“异军突起”的,像香包、剪纸等,高的产值一年能达到上千万。他们是如何突破发展瓶颈的?


    殷召义:徐州确实有一些民间艺人凭借自己的努力打开了局面,像曹氏香包的井秋红、布艺的王振霞、制造铁壶的马小林等,产品都是热销国内外。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经常出现在各大展会上,诸如各种文交会、洽谈会以及深圳文博会这样的大型文化产品交易会。正规大型展览会摊位有的需要好几万,但这也能增加曝光率和影响力。我知道有一个外地的艺人,有一件艺术品刚做好就有人出价70万要买,但是他没卖,而是带着这件艺术品辗转各大展会现场,四五年后,卖了近千万。我们徐州的香包、面塑等工艺品在各大展览会上,基本都是销售一空。


    通过展销活动,除了能够创造经济效益外,还可以通过参与评奖增加作品的价值含量。由中国文联、中国民协联合主办的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是展示中国民间传统文化与创新工艺的大舞台,也是交流民间艺术的难得机会。市民协每年都会组团参与赛事,共夺取4枚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及多项其它奖项。你说你东西好,没有这些奖项,消费者怎么去评定?


    记者:这么说来,我们民间艺人的工艺水平很高,可为什么连一个省级美术大师都没有呢?据我所知,像苏州这样的地方,仅国家级的就有几十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殷召义:这说到了我们的痛处。去年,省里评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和工艺美术名人,我们没有一个符合条件的,井秋红和王振霞还是因为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才破格参评工艺美术名人的。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多方面的,一是我们的政策不太给力。评省级美术大师的首要条件,就是必须得先是市级的美术大师,但我市不在相关的工作单位工作就没法评这类职称,而这些民间艺人基本都没有工作单位。扬州、南通、苏州等地任何“体制外”的民间艺人都可以去评职称。其实,这样做也可以防止人才流失。大家都知道苏州、上海的玉雕好,但邳州人在这两个地方开了二百多家玉雕工作室,也就是说我们所说的“苏工”很多其实就是“邳州工”。此外,还有很多邳州人在苏州、上海被评为大师的例子。


    另一方面,国家级、省级大师的评选,除了有过硬的技艺水平外,还对工艺传承、理论水平、学术成就都有要求。徐州艺术家在技艺方面领先,但其他几个方面来说都是短板。今后,不断提高工艺美术家的短板,是重要的努力方向。


    线上线下寻找创新之路

    记者:随着互联网思维的兴起,很多民间工艺者也积极“触网”,寻求新的发展机遇。对此您是如何看的?

    殷召义:互联网是工艺品产业化的一个重要平台,现在很多产业化做的好的都在利用互联网。淘宝网上运营旗舰店、与互联网公司合作、线下体验+线上推广等方式被越来越多的手工艺者所运用。互联网让传统民间工艺走出“隐在深山无人识”的困境,打开了销路。这是很多传统手工艺者的普遍感受。吴国本的剪纸,在阿里巴巴上的订单,每次都是十几个集装箱往外出;马小林开了微店,每天的铁壶销售额都有万余元。


    但是这里需要提醒的是,民间工艺既要向互联网要“销路”,更要学习互联网思维,向互联网要“思路”。民间工艺传承发展的关键都在于创新,对于互联网时代,民间工艺的发展和创新,首先要注重形式上的创新。民间艺人需要有开阔的视野,才能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创造出新的艺术形式。与此同时,民间工艺作品还要注重与日常生活结合,因为只有活起来,艺术才有生命力。


    记者:徐州日报联合徐州发布APP推出的《寻找手艺神》,是我们对传统手工艺人的一种礼敬,目前已经推出四期,在社会上也引来不小的反响和好评。对于这个栏目,您有什么样的评价吗?

    殷召义:真的是非常好,对民间艺术的推广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对艺人也是莫大的鼓舞,这是对他们几十年来坚守和传承的认可。

    这些艺人们,一边在埋头苦干,一边在探索出路,报社的这种全方位的宣传,让他们对自己产品的包装、宣传都有了新的认识。听说徐州日报和市电商协会下一步还将成立民间工艺体验中心,把这些产品集中在一起展卖,形成线上和线下互动的基地,这也是一大创举。我们也会尽最大的努力尽一份力,结合多方面力量,将这项工程做大做强。




    • 分享到:
    手艺网
    让手工艺实在一点,让技术控嗨一点,让生活文艺一点。这就是“手艺网”的初衷。 这里有专业实用的手工视频教程,有前沿的设计鉴赏,有传统手艺人的生活写照,以及手艺网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 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搭建学习手工的专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