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自家的癖性

    文/周汝昌


            我酷爱民间工艺,过年过节的,孩童得以为宝的,我也喜而宝之。我这人有点儿怪,不喜欢“高档”的“精品”和工厂生产的那种“宫廷摆设”,有钱也不想买,莫说无钱了。那种东西做工虽精细,可是越细味道越薄,全无魅力。而民间的手工艺,泥垛的,纸糊的,其味无穷,可爱之至。旧时的年节庙会,棚摊路摆,人人买得起。可惜,这种宝物已很难见到了。每逢节日,总想寻个赏心悦目的小玩意儿——总是失望而归,心中有一段难言的惆怅之感。

            我特别喜爱红烛、纸灯这种“过年”的东西。不用往远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街头,腊月底就有挑担子卖红灯的,秫秸细篾片圈成的八棱灯骨架,油得半透明的大红纸糊得挺挺的,在阳光下发出喜庆的光彩。白日买一个提着回家,路上引得小孩童张大了眼,投以惊羡的目光。夜里点上,那微微晃动的内蕴而外溢的红光,真是一种人创的仙境。小孩们若打着红灯在院里走,远远地看去,美极了!

            它和电灯的光亮、气氛、境界,是如此地不同。其理何在?愧己非科学家美学家,不能自问自解。

            还有走马灯,迷人极了。民间巧手,用秫秸棍儿扎成一座楼阁,糊以白纸,中燃红蜡,火气上冲纸轮就能旋转起来——周围系着纸剪的“皮影”人,男女文武,影映纸上,宛如相逐而行。小时面对此景,真如人间天上,神往意迷!

            但是不知为何,如今再难享受了,好像绝了迹。有一年鼓楼举办灯会,过元宵节,报上宣传,我特意赶去。一见之下,原来尽是些小电灯泡的玩艺,用返光刺目的人造绸绢之类制的,一个转盘,坐立几个绢人,单摆浮搁,了无意蕴。但见电流通时,盘子转动,几个呆板的绢人就那么毫无意味地兜起圈子。我感到索然兴尽,后悔为这个挤车奔波一大阵子。以后也再没有去看过所谓灯会。

            在海外逛商店时,看见那琳琅满目的形形色色的蜡烛。他们吃晚饭,故意去电灯而点彩烛。圣诞节的烛光炫影,更不可或少。这不禁又使我十分困惑:西方是电的世界,可是蜡烛仍然魅力未减。在北京,我想买支红烛点点,领略一丝诗词中引人入画的“绛蜡”、“兰膏”、“蜜炬”的意味,却全无觅处。

    • 分享到:
    共有0条评论
    手艺网
    让手工艺实在一点,让技术控嗨一点,让生活文艺一点。这就是“手艺网”的初衷。 这里有专业实用的手工视频教程,有前沿的设计鉴赏,有传统手艺人的生活写照,以及手艺网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 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搭建学习手工的专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