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越窑:消失千年的天青

    文/陈丽萍    图/蒋亚军 林浩


             青瓷为瓷器之祖,越窑是青瓷之宗。


             然而说到瓷器,很多人会想到五大名窑;说到青瓷,很多人也是想到龙泉青瓷。真不知道,这一切对于越窑青瓷来说,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从东汉到北宋,烧制了千年,从北宋至2000年,又消失了千年。天青色等烟雨,越窑青瓷,还在等什么?

    上林湖


    古窑俯身可拾得


            古越有湖名上林,湖畔有窑称越窑。曾经在一本旅游手册上看到如此描写上林湖越窑遗址:“小船驶过,可以透过清澈的湖水,看到湖底无数的古代瓷片、窑具……”瞬间有了奔赴宝地,一睹为快的冲动。这里,正是我们探寻越窑青瓷的第一站。


            七月,一个雨过天青的午后,来带慈溪,从市区出发,不过半个小时车程,就到了上林湖畔,湖水中、浅滩上,躺着无数瓷器碎片,清亮的、灰暗的、浅淡的……弯腰拾起几片,细细凝视,猜测这沉睡千年的故事。坐上船,摇摇晃晃,看着湖底的瓷片,真有一种穿越时空,回到晚唐的感觉。


             船停,拾阶而上,山色掩映中,是一座古龙窑,旁边石块上写着荷花芯窑址。古窑40多米长,2米多宽,沿斜坡而建,面临上林湖。“你看,它建在山坡上,体量狭长,头高尾低,像不像一条向下俯冲的火龙。”同行的林浩是瓷器研究者,她说,“龙窑就像一个斜躺的烟囱,朝下的头是主要进风口,当窑内柴火烧起来的时候,温度高的空气质量变轻会随着坡度往上爬,通过龙尾排出,空气抽入抽出的速度非常惊人,所以龙窑升温、降温都非常快,非常适合烧制青瓷。”但在古代,要花一年的时间才能烧一窑瓷,成品率低,差的就直接砸碎倒湖边了。越窑盛时,环上林湖有青瓷窑120多处,终日炉火不断,遥想当年何等壮观,难怪湖边那许多瓷片,难怪这里被称为“露天博物馆”。


             如今,只剩下一具龙窑,湖畔瓷片,像龙骨的化石般,平静的躺在这里,见证着“古陶瓷碎片俯身可得”的传说。


    九秋风露越窑开


             当人们发现陶器固有的缺憾以后,瓷器文化的胚芽便在制陶业的土壤中徐徐萌动;当人们发现釉的神奇,伴以烧成温度、焙烧气氛、胎釉收缩技术的娴熟后,原始瓷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横亘在浙江东北部。其时,越国稳固,便成了原始瓷的中心产地。


             东汉中晚期,从原始瓷蹒跚走来的成熟瓷器在浙江上虞创烧成功。随着制瓷技术的播撒张扬,一个颇具规模的瓷窑体系迅捷在宁绍地区形成,其伟岸雄风一直接续到北宋。因窑址主要分布在今浙江上虞、余姚、绍兴、宁波等地,这里原是古越族人居住地,唐时称越州,越窑因此得名。


             查阅资料,说越窑青瓷的历史是中国半部陶瓷史并不为过。从东汉到南宋,1000多年的烧造历史中,越瓷创烧、发展、鼎盛和衰落的发展过程,直到南宋初年停烧,经历辉煌、技艺失传……


             尤其隋唐时,经济的发展使得陶瓷工业的制造技术突飞猛进,窑场扩大,作坊激增。唐中期,余姚县上林湖窑产品因为质地超群被朝廷录为贡瓷,并置官监烧。此后,品质愈发晶莹的越窑备受文人雅士推崇。顾况曰“舒铁如金之鼎,越泥似玉之瓯”、孟郊曰“蒙茗玉花尽,越瓯荷叶空”、许浑曰“越瓯秋水澄”、郑谷曰“茶新换越瓯”……


             到了晚唐,越瓷贡品中出现一个“千古绝唱”——秘色瓷。造型优美,胎体细薄,釉层均匀,釉色青翠,青瓷追求“似玉类冰”的釉色得到完美体现。秘色瓷烧制成功不久后,吴越国就把烧造秘色瓷的窑口划归官办,命它专烧贡瓷,成为“臣庶不得使用”。专供皇家后,它当然远离百姓,高高在上了。而它的名称,偏偏不明说是青瓷,也不像宋代那样,取些豆青、梅子青一类形象的叫法,却用了一个“秘”字,着实逗弄得后人伤了一千年的脑筋,而细想想,这个“秘”字又包含了多少实与虚的内容。如此极富深意的名称,恐怕只有浸泡在诗歌的唐代人才琢磨得出。


            南宋初,随着越窑的停烧,举世闻名的“秘色瓷”和秘密配方一同消失了。直到1987年,陕西法门寺地宫出土数件瓷器,釉色青翠匀净,造型精巧端庄,胎壁薄而均匀,尤其是湖水般淡黄绿色的瓷釉,玲珑得像冰,剔透如玉,匀净幽雅,令人如痴如醉。直到看见物帐碑上“瓷秘色”三个字,古陶瓷专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它就是越窑青瓷中的极品——秘色瓷,只是从前相见而不相识罢了。


            在这之前,秘色瓷一直是个谜,只知道它是皇家专用之物,有越窑烧制,从配方、制胚、上釉到烧制,整个工艺都是秘不外传的,其色彩只能从“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去想象……


    上林湖出土的净水瓶




    越泥似玉发茶香


            瓷青而茶色绿,陆羽在《茶经》中说越瓯“类玉、类冰”,夸的便是秘色瓷。


            直到今天,秘色瓷仍然被抬到一个神秘的地位。之所以如此,还是在于技术上难度极高。青瓷的釉色如何,除了釉料配方,几乎全靠窑炉火候的把握。不同的火候、气氛,釉色可以相去很远。要想使釉色青翠、匀净,而且稳定地烧出同样的釉色,那种高难技术一定是秘不示人的。


            我们回到慈溪,来到坎墩大道的浙江中立古陶瓷博物馆,这里6月初曾举办过一次“复制唐五代宋上林湖原生态越窑秘色瓷鉴赏会”。随着越窑遗址再度入围世界申遗目录,现在慈溪兴起了复古秘色瓷烧制术的热潮,有的已见成效,闻长庆是其中一个。


             65岁的企业家闻长庆曾个收藏家,4年前开始研究秘色瓷,“烧秘色瓷,最重要的就是原材料瓷土,要达到古人的水准。”我们看到他的制作工场堆满山上挖来的瓷土,几个大水缸权当古人的沉淀池,用古法对瓷土进行腐化、筛选和沉淀。“古人要沉淀3年,这样腐化出来的土质,和液体一样,瓷土的质量最好。我们没有条件,只能用水缸代替,最多沉淀半年就要用了。”与成堆的瓷土一样堆着的还有满堆的柴火,熊熊燃烧的柴窑,一窑要烧36个小时。瓷土容易,釉料和烧制的温度就只能靠实验了。他自制了很多釉料,根据不同的配方做出一个个小标本,与古物进行颜色和成分对比。


             经过上万次的烧制,尽管10个烧坏9个,他还是烧出了葵口洗、盏等品种。从外表和成分数据上看,已是秘色瓷。其中一个葵口洗,还在“宁波市第五届工艺美术精品展览会”上获得过金奖。尽管他烧制的作品从外表到本质都还有差距,但已经非常不错。


            “现在慢慢在接近解开秘色瓷技法之谜,相信应该能成功。”慈溪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慈溪博物馆馆长厉祖浩说。

    唐乾符六年堆塑龙纹罂



    春风大雅能容物


            恢复秘色瓷的还有宁波工艺美术大师施珍,不过,她更多的精力放在越窑青瓷技艺的传承上。


            来到上越瓷艺研究所,适逢研究所又一个“满窑”的日子。施珍小心翼翼地把装好瓷坯的匣钵搬到窑膛,分行码好,次第安排好窑位。“这里是我近两个月的作品,记不清烧了多少窑了。”施珍轻轻地关上窑门,开始了又一次让满满一窑瓷坯“蝶变”的烧制过程。


            施珍家学渊源,是中国著名陶瓷教育家施予人的孙女,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1997年,作为中国第一个陶瓷美术领域的交换生,赴韩国首尔产业大学陶艺科进修。和很多从学徒做起的陶艺大师相比,施珍不仅有着稀有的中西合璧的“学院派”背景,还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浙江青瓷协会会长徐朝兴惟一的女弟子。


            2001年,她成立上越陶艺有限公司,专注让作品来说话。2011年,又创立了上越瓷艺研究所,开始潜心研究探索越窑青瓷烧制技艺的传承创新。


            上林湖畔层层叠叠的青瓷碎片时常触发她的灵感。跳刀金鱼双耳瓶、越窑系耳纹草洗、缠枝菊花葵口瓶……上越研究所作品陈设间摆放着数十件施珍的得意之作,件件釉层柔和淡雅,匀润如玉,灵动清澈。“创作时,我能感到古人的脉动和气息。”从施珍的作品中能看到越窑青瓷的影子。


            最让业内称道的是她独创的立体填釉技艺,根据在韩国的求学经验,她在高丽青瓷平面填釉的基础上,创造出独特的立体填釉法,又辅以阴刻和阳雕,让古老的越窑青瓷焕发出全新的光彩,而她也藉此拿到了浙江工艺美术的最高奖。


            复原越窑难在如何烧制出如薄冰美玉般的秘色。经过多年仿古尝试,施珍已能将越窑的“秘色”诠释出来。但她觉得光是仿古,难以成功。她试着从理论研究方面找到突破,主持了“越窑青花瓷”研究课题,旨在通过越窑青瓷和传统青花元素相结合,研制“当代越窑青花瓷”,已获得国内许多专家的关注和肯定。


            “古窑薪传,青瓷增辉”是施珍在微信上的签名,创作之余,她还要忙着做青瓷烧制技艺的传承与发展,目前主要是培养学徒,提供中小学生陶艺体验艺术基地,已经通过立项,获得了8万元财政补助。所以研究所的二层小楼时常有成批的陶艺小爱好者光顾,她免费提供给孩子们陶泥、烧制工具,教孩子们读懂青瓷内涵。“传承就是要承上启下”,施珍说,“教这些孩子跟艺术创作一样重要。”


    唐褐彩云纹香炉



    秋水文章不染尘


            所有做越窑青瓷的艺人中,孙迈华的产业是做得最好的。他的公司慈溪越窑青瓷有限公司,距离上林越窑遗址不过3公里。


            2001年,慈溪市决定全力恢复越窑青瓷的生产,重塑逝去的越窑文明。孙迈华就是在这一年被“引进”到上林湖的。选中孙迈华,是因为他烧制青瓷的精湛技艺。他告诉我们:“北宋末年,上林湖一部分瓷工迁往了龙泉,从某种意义上说,龙泉青瓷是越窑青瓷的延续。”


            作为“引进”人才,孙迈华不负所托烧制成功越窑青瓷。2011年5月,越窑青瓷烧制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他更是成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越窑青瓷烧制技艺传承人。


            这两年,不少报道越窑青瓷的媒体,都提到了孙迈华。然而,在业内,大部分人并不认可他,提及这个名字,都说,他是龙泉青瓷的人。但是,他的产业的确做得不错,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但已经陆续开发出人物注子、鸡首壶、八棱瓶、倒流壶、平口牡丹瓶、原始瓷罐、瓷碗等不同品种的产品。其中,不仅有传统的器形仿制品,还有根据客户要求的样式、图案而开发出来的新品。


             今年3月,慈溪市计划修建上林湖越窑文化产业创意园,邀请孙迈华去参加论证会。按照规划,上林湖越窑遗址青瓷文化生态展示区有约83平方公里的大圈层、约40平方公里的小圈层以及约2平方公里的核心圈层,其中包含文化产业创意园。孙迈华提出将创意园定位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青瓷保护传承的重要基地”,他说:“不是有做多大规模的产业目标,而是能吸引更多人来关注青瓷文化。”这一想法,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越窑青瓷尽管失传了千年,但发烧友、学院派、非遗传人及政府都在努力,只要有人肯花精力去做,去尝试,去传承,去创新,这抹天青色,就还有希望。

    太平戊寅圈足标本

    • 分享到:
    共有2条评论
    个人认证

    老白 发表于 2015-11-10 09:03 1楼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回复

    小懒虫 发表于 2015-12-15 20:05 2楼 <

    好漂亮

    回复

    手艺网
    让手工艺实在一点,让技术控嗨一点,让生活文艺一点。这就是“手艺网”的初衷。 这里有专业实用的手工视频教程,有前沿的设计鉴赏,有传统手艺人的生活写照,以及手艺网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 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搭建学习手工的专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