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被“包养”的孙木匠

    文/袁倩   图/婺月书院


            有个叫孙旭东的,极其爱做木工活,他在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开了家书院。书院里每一样摆设和器具都是自己亲手做的,而有人如果要买他做的东西,得他觉得合眼缘才行。到底是一个多么牛气的木匠?

    老楼底下的桃源

             某个午后,我到达某栋老旧的写字楼前,从一楼下到负七楼,终于到达传说中孙木匠的婺月书院。一路拥挤,到处喧闹,一到书院,豁然宁静、开朗。

             木栅栏围着的小院,四周用木花坛种着各种不知名的植物,青砖房,房门右边挂着几块老木拼成的招牌有力地刻着“婺月书院”四个字。招牌对面是一条铺了厚棉垫子的长木凳,长凳旁边静静地坐着一条大黑狗。黑狗的窝也是木的。好像这个院子的主人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做成木头的。

            门当然也是木的,带两个大铜环,庄重古朴。我正思虑要不要敲门再进去,听见旁边一个房间里传来锯子的声响,循声走过去,看到的是一个黑黝黝的赤裸上身男人的背影,那人正在专注地锯着一块长木头,旁边放着一把还没有成型的椅子。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孙木匠?

            又进书院坐了良久,木匠进来了。从身形看,就是那个黝黑背影的主人。他说:“你随便坐,我凉快一会儿再和你聊天。”

            终于,他坐到我对面的布沙发上用彩票纸开始卷烟。 “我有空就会去买张彩票,如果中个二三十万,就把这个院子买下来;没中就拿来卷烟,你看,多好,一举两得。”

    没有过多的希翼,实实在在地过好每一分钟,把木匠的生活过到极致,孙木匠这买彩票的态度是他整个生活的写照。

    无用的生命论

            孙木匠的院子是朋友出钱租的。“我做了三十年的木匠也没有挣到一分钱,养不活自己就只能被包养。”孙木匠这样戏谑地描述自己。

            孙木匠的父亲是木匠,读书学的是美术设计专业,开放的美学视野让他把自己的木匠活与父辈的区别开来。“基本上,我脑子里有一个基本构图就去做,而不管做出来的东西是否有用,我父亲他们做东西首先考虑的是有用。”孙木匠这样说。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孙木匠的活不被人看好,包括他的前妻。她后来实在无法忍受孙木匠成天做这些“无用”的东西,选择离开了孙木匠。孙木匠指着他左手边墙壁上装在木匣子里的电话机说:“怎么会无用?你看那个电话机,如果我不给它做个木匣子装起来,很多时候它就要掉下来。”是的,那是一个很老的挂式电话机,打电话的人挂电话时候如果力道不合适,或者经过身旁的人绊动一下,随时有可能让这个老电话摔下来,摔成几块。除了给这老电话做了保护匣,他还给电话线也穿上了漂亮的布艺服装。“大家都喜欢打这个电话,打多了,电话多烫啊,给它做个布衣服,帮它散散热。”孙木匠讲他的电话,像在讲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起早贪黑地被“包养”

            去年的某一天,孙木匠的朋友来他的工作室看他,被他满屋子创意的木工活感动,朋友说:“你东西是真正的好东西,我给你开个咖啡屋,你安安静静地在里面做木工活就是。”孙木匠当即就答应了朋友的“包养”。

            “你别看我是被包养的,我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想把这个院子做好。”孙木匠说。

    孙木匠给咖啡屋取了一个与咖啡无关的名字“婺月书院”,他说“婺“是一个充满梦幻色彩的美女。“有美女,有月光,还有书,多美的一个地方。”他这样构想院子。

            他到处找一些老物件来充实书院。几百年的老青砖,已消失的历史人物故居的标牌,已被拆迁的老街道的路牌,被丢弃的老竹椅,已经发黄的老油画……他说,他们把这些东西丢了,他把它们找来,好给他日怀念这些东西的人留个念想。

            他用手艺不停地改造院子。他经常坐在落地窗前的雕花木椅上打量自己的院子,每每总能发现不够完美的地方。接下来,他会动手改造,给那老瓮做成的椅子上铺一圈软软的稻草绳;为稍显暗淡的角落做一个木灯笼;感觉哪把木椅子与周围的景致不搭配,干脆重新做一把……为了每天能有足够的时间给书院做加减法,他从不睡懒觉,每天7点准时起床出现在书院里。

             木匠活是他花精力最多的。“你看,这把椅子看起来很简单吧,我还是花了一周时间做,并且是起早贪黑地做。”他指着新近做的长椅对我说。

             他一做木匠活就要入迷,吃饭与否会忘记,太阳暴晒没感觉。烈日活生生地把他的背晒成了煤炭色,见到他后背的朋友戏称“白天不懂爷的黑”。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孙木匠坦言,自己总这样不停折腾,体力上辛苦,内心无比快乐。

            早晨,他如果没有要折腾的活,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他的“二儿子”(大儿子是个设计师)大黑狗八旗去江边慢跑。回来之后,侍弄花草。天气好,在院子里用早餐,天气不妙,坐在屋里的青砖老灶前细嚼慢咽。吃着吃着便开始发呆。发呆有果即开始行动,无果即等待夜晚来临,背上吉他去某酒吧高歌几曲,赚一点掌声和免费的酒水。一直玩到心满意足,回家睡觉。第二天一早,七点准时起。

            开始,他独自沉浸在这随性的慢生活里,不想去影响别人,直到有一天,有一位女士和丈夫发生纠纷,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来到书院。在这里,那位女士很快被手工制造的现代和复古混搭的调调感染,继而向木匠讨教手艺,而把与丈夫的不快抛到九霄云外。女士的丈夫追到书院,惊喜地发现,原来妻子也喜欢这种有意思的地方,之前他还一直在心里责怪妻子日益粗俗。从那之后,这对夫妻隔三差五就来书院坐坐,次次来都是情意切切。孙木匠没有料到,自己的手艺还能帮助治疗夫妻关系。

            这让他思考,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把这快乐的方式传播出去,让更多人受益。他开始在网络上转播自己的书院生活。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慕名来拜访书院,体验这里的慢生活。

            不过,孙木匠说,无规矩不成方圆,人多起来的还是要立个规矩,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个《院规》:

            1.问路、看书、喝白开水、听歌、借打火机、畅想、欣赏艺术品、观鸡下蛋、看狗吃饭以上项目算请客;

            2.同师傅(孙木匠)合影(住:限异性),同性视心情好坏;

            3.外国人来了请自带翻译,或者自言自语;

            4.不讲礼数之人、玩牌之人、外星人禁止拜访。


    • 分享到:
    共有2条评论

    Daisy姣 发表于 2015-11-26 10:11 1楼 <

    好一个被“包养”的老木匠

    回复

    小懒虫 发表于 2015-12-15 20:05 2楼 <

    值得学习

    回复

    手艺网
    让手工艺实在一点,让技术控嗨一点,让生活文艺一点。这就是“手艺网”的初衷。 这里有专业实用的手工视频教程,有前沿的设计鉴赏,有传统手艺人的生活写照,以及手艺网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 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搭建学习手工的专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