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寂静世界的艺术工匠,走近景德镇非遗传承人

    导读:细如发丝的针尖在瓷胎上缓慢游走,须臾间,粉黄的釉料上被勾勒出一片秀雅的凤尾纹章。现年71岁的罗细堂端坐在木凳上,凝思创作一件仿乾隆款的粉彩瓷瓶。


    罗细堂 工匠 景德镇 扒花 青花 粉彩

    罗细堂正在凝神扒花。 王昊阳 摄

       细如发丝的针尖在瓷胎上缓慢游走,须臾间,粉黄的釉料上被勾勒出一片秀雅的凤尾纹章。现年71岁的罗细堂端坐在木凳上,凝思创作一件仿乾隆款的粉彩瓷瓶。


    罗细堂 工匠 景德镇 扒花 青花 粉彩

      罗细堂作业的当地是景德镇古窑景区内传统手艺制瓷作坊,这座作坊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维护基地,她的老公张文月是“粉彩扒花”技术的代表性传承人,因老公身体抱恙,现由罗细堂“代夫上阵”。

      几位游客围上来摄影、赏识,喧哗中白叟默然端座,单手悬空,只顾勾勒斑纹。罗细堂的助手洪梅通知记者,白叟是听不见声响的,她和老公都是自小失聪。


    罗细堂 工匠 景德镇 扒花 青花 粉彩


      “或许恰是这种生理上的缺点,造就了他们的非凡技艺。”洪梅说,粉彩扒花技术杂乱,还特别单调,一般人静不下心来,是做不成这种作业的。白叟有四个健康的儿女,没有一个人学会这门技术。


    罗细堂 工匠 景德镇 扒花 青花 粉彩


      粉彩是景德镇四大传统名瓷之一,因其色彩艳丽、画工精密、个性高雅,在清雍正、乾隆年间风行宫廷。

    罗细堂 工匠 景德镇 扒花 青花 粉彩

    罗细堂制作的“粉彩瓷”成品  王昊阳 摄

      制造粉彩瓷要通过四次烧造,首次是烧制陶瓷白胎,第2次是在白胎上刷一层釉料,再以扒花技术扒出斑纹,再进行烧制,第三次是在烧好的瓷胎上画出线条或图画,填充好花鸟、山水的不一样色彩,再进行烧制,第四次是在瓷胎顶部或底部描上金粉进行装修,最终烧制出成品。

      扒花能将陶瓷作品呈现出浮雕之感,但技术极为冗杂。扒花不能打草稿,从起笔到收尾要趁热打铁,斑纹要巨细共同,规划均匀,不能出一点点过失,也不能在瓷胎上留下空白。这需求多年经历才干做到。

      扒花极为耗时,一只高165厘米、直径85厘米巨细的花瓶,在不出过失的情况下,工匠需求连续扒花一个半月才干完结,烧制出一个如此巨细的粉彩瓷成品,更需求耗时三个月。清代粉彩瓷是皇家专用,是不惜工本,不计价值的。

      扒花作业是单调无味的,长期劳动对眼睛和颈椎会形成很大负担,从事这一作业的工匠大多都患有有不一样程度的腰椎或颈椎疾病。洪梅表明,就在前两天,罗细堂因颈椎病而进行针灸治疗。扒花过程中还会刮开很多釉料粉尘,天长日久吸入体内堆积在肺部,会形成矽肺病,张文月白叟即是因为此病而被逼搁笔。

      张文月病倒后只能回家疗养,传统手艺制瓷作坊内的作业却不能停,罗细堂不顾年迈体弱,毅然坐到了“粉彩扒花”作业台前,替老伴持续作业。

      “妈妈11岁学习扒花技术,算来至今60年了。”罗细堂的女儿张彩球说,只要妈妈身体健康,她会一向在这个方位坐下去,咱们晚辈也会一向支撑她。

    本文来源《非遗城》

    • 分享到:
    共有0条评论
    手艺网
    让手工艺实在一点,让技术控嗨一点,让生活文艺一点。这就是“手艺网”的初衷。 这里有专业实用的手工视频教程,有前沿的设计鉴赏,有传统手艺人的生活写照,以及手艺网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 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搭建学习手工的专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