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寻访即将消失的手工艺——白族手造棉纸。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  壹 · 初衷


    五月初的时候,准备到一个隐秘在横断山脉间的古村落去,寻访一门古老的白族手造棉纸工艺。


    当地人的生活非常贫困,一年的收入加起来估计还不到北上广地区的白领每个月房租的一半。仅凭一份对于祖先所传技艺的恭敬和爱惜,让这些朴素的乡民们从一次次战乱、动荡中,硬是把这门手艺完好地保留了下来。


    但是,经济的重压,古村落的凋敝,新生代的离开,让这门手艺面临着巨大的困境,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马上定了行程,立即出发!



    造纸工具的制作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  贰 · 山路  】


    离开大理坝子,就是百转千回的盘山公路,一路绕来绕去,入夏时节,树梢萌发的新叶都在拼命生长,远近的山峦满眼皆绿。

    大理人把山间的盆地都称为“坝子”,两山间的谷地里,也被见缝插针地栽上了农作物。夏风微熏,第一茬的稻子也到了收获的季节。车到半路,被一群牛挡住去路,干脆停车等它们慢慢散去,用这个空余拍了一个小坝子的景色。


    坝子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途中见闻如单曲循环般,山⋯⋯山⋯⋯还是山⋯⋯又一座山⋯⋯无穷无尽的山⋯⋯下到谷地⋯⋯爬坡⋯⋯啊!有牛⋯⋯山⋯⋯山⋯⋯如此这般。四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那个名叫“龙珠”的村庄。


    路上的牛们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村子里的传统建筑不同于大理坝子里的“三坊一照壁”或者“四合五天井”,而是以垛木房居多,这也是该地区处在干热河谷地区的条件决定的。原木砍了口,交叉而垛为墙面,冬暖夏凉,但是采光就不怎么给力啦~


    白族垛木房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  叁 · 造纸坊  】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纸厂的厂长张国弟先生非常热情地欢迎我们。虽然称为“厂”,实际也只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手工作坊,却也是这个地区颇具规模的手工纸厂了。

    中午阳光正烈,工人们都去吃饭休息了,早上做的纸还在湿漉漉地滴水,不时有白族造纸匠来作坊内检查上午造的纸。图中的这位大姐在给做好的纸浇水保湿,这样,下午继续造纸时,纸张湿度才能跟上午保持一致。

    造纸匠在给坯纸浇水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坯纸上覆盖的是造纸用的竹帘,这种帘子极细,能够兜住纸浆中的纤维,滤去多余的水分,形成纸的雏形。这种竹帘是另一个村的匠人手工编织的,需要造多大的纸,就跟编竹帘的匠人商量好大小。


    造纸竹帘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坯纸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我们跟张先生聊了很久,他讲到悠久的造纸历史时满脸自豪,讲到工艺传统时会兴奋得两眼发光,但是谈起目前的经营状况,那些自豪和光亮全都黯淡了下去,带着一丝隐约的尴尬,他讲起传承的艰难和收入的微薄,陷入了深深的无奈……



    【  肆 · 山野美食  】


    临近中午,张国弟先生摆出一桌子的菜,招呼我们吃饭,一边搓着手说:“也没什么好招待的,搞了点山上的野菜,还有自家种的小菜,虽然比不得大城市东西多,但山上的东西,干净健康些。”说着哈哈笑起来。

    “够了够了。”我回应道,为自己能不能担得起如此盛情而有些局促。

    唯一的肉菜是加了腊肉炖的鸡汤。鹤庆人爱吃腊味,很多汤菜里都必加火腿、腌肉提味,滋味鲜香,很是下饭。鸡肉已炖得烂熟入味,看样子他们很早就在准备了,想到这我又一阵不安,不知自己是否能不负这份质朴的期盼,只有尽力吧。


    炖茴香根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小青菜汤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腊肉炖鸡汤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洋芋粉蒸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凉拌葱白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煮青刺尖

    寻访手艺人 | 白族手造棉纸(上) · 寻访篇



    鹤庆的人情味是最浓的,无论你是久别在外的老友,还是新认识的,鹤庆人都以极大的热情来回馈你对他们的友谊。


    记得很早的时候,只因我说想看看鹤庆的老房子,两个朋友便借了两辆单车,天天大街小巷地载我去看那些破旧陈败或是雕梁画栋的民居。


    彼时,他们虽不理解为什么我对老房子有如此狂热的喜爱,却也是尽心尽力地陪我把鹤庆城的民居逛了个遍。过了这么多年想起这件事,心头的暖意仍不曾减去办半毫。

    • 分享到:
    共有0条评论
    手艺网
    让手工艺实在一点,让技术控嗨一点,让生活文艺一点。这就是“手艺网”的初衷。 这里有专业实用的手工视频教程,有前沿的设计鉴赏,有传统手艺人的生活写照,以及手艺网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 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搭建学习手工的专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