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消失了的街边讲古

    文/韩山元

    消失了的街边讲古

    今年作家节有浓厚的怀旧色彩,至少有三场座谈会是环绕着“城市记忆”、“过往的足迹”以及当年讲古人进行交流。所有这些记忆,说到底都是文化的记忆,无论是消失了的旧街景,被拆除的旧建筑物,还是渐渐远去的昔日风土民情,其实都是文化的积淀。现在,人们是将掩埋在深层的文化积淀挖掘出来,让新一代新加坡人知道前人走过的路,住过的房子,听过的故事。


    这让我想起消失了的文化景观,被遗忘了的街边说书先生。从战后初期到60年代,新加坡至少有五大街边说书中心:直落亚逸街、“赌间口”(南京街)、克拉码头(柴船头)、珍珠巴刹、万拿山。过去很少人提到万拿山和“赌间口”的说书摊。重读《李大傻自传:讲古的一生》,才知道原来“赌间口”空地的夜间说书摊有五六个,其盛况不亚于其他几个说书场。


    五个说书场用的是三种方言,直落亚逸街天福宫前与“赌间口”的说书摊讲的是闽南话,克拉码头的“第一用语”是潮州话,珍珠巴刹与万拿山则是讲广东话。


    那些街边的说书摊就如一台电视机,播映了电视剧,就播报新闻,接着再播映电视剧。说书也一样,差别是说书摊不播商业广告。说书摊的收费一般是1角钱,有个圆铁罐放在小桌上,让你随意投钱。小桌上有一盏亮着煤油灯。


    在新加坡文化史上,这些街边说书先生是被忽视、遗忘的一个弱势群体,其实他们是中华文化的传播者,而且是最深入民间,也是最深入民心的草根文化人。很少人收集和记载他们的活动历史,很少人提到他们的贡献,然而历史是不应该让他们“缺席”的。街边说书既是俗文化,也是雅文化,是外俗内雅,其活动方式是俗的,但是讲《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等文学经典,那又是雅的。


    上世纪80年代初,街边方言说书在讲华语运动的滚滚巨浪冲击下,很快就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中,没有闭幕礼,没有挽歌。我不知道,当体弱年迈的说书先生讲完最后一个故事,吹熄最后一盏煤油灯时,他们有没有落泪。


    • 分享到:
    共有2条评论

    一事无成 发表于 2016-02-05 13:30 1楼

    一个时代的印记

    回复

    星空 发表于 2016-02-07 16:02 2楼

    好吧,打动了我

    回复

    手艺网
    让手工艺实在一点,让技术控嗨一点,让生活文艺一点。这就是“手艺网”的初衷。 这里有专业实用的手工视频教程,有前沿的设计鉴赏,有传统手艺人的生活写照,以及手艺网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 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搭建学习手工的专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