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兰生染缬

    文/孙凝异


    管兰生,兰州交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出版《染缬艺术》、《兰生染缬》。


    提到染缬,大多数人的脑海中浮现出身着蓝印花布,头戴方巾的江南女子,在一口口大染缸旁来回荡涤着纤纤玉手。“时代在变迁,传统染缬应该创新,走入现代生活。”在美国依阿华州立大学的讲堂上,这位40岁出头,精神抖擞的中国男子与外国友人分享着相伴自己二十年的染缬艺术,他就是中国开拓传统染缬的管兰生。

    兰生染缬


    白背心绑出艺术家


    用一抹阳光,拂拭冬日里最后的尘沙;

    用一笔嫩黄,染出我容貌的姽婳;

    用一只蜜蜂的低音喇叭与我的快乐说话:

    我是快乐的小花,朵朵集合,就向寂寞的原野出发……

    我要搞一场黄色“大爆炸”,让大地变成春意盎然的图画……

                                                       ——《花的快乐》


    妩媚的芙蓉花在支离破碎的荷帐中轻摇,空枝上的翠鸟唱尽了繁华,神情倦怠。残败的荷叶依旧留念旧日盛世,从叶络喷发出湛蓝、明黄的颜色,再过渡成浓郁的红,与芙蓉花萼间袅袅浮升的轻烟融为一体。这是《芙蓉帐暖度春宵》呈现的一幕,花草在各色无规则的肌理衬托下,充满令人动容的色彩,这就是管兰生染缬艺术独有的魅力,一眼便让心沉静下来,却又不自觉地深入探索这个似梦非梦的奇幻世界。

    兰生染缬


    取得如此艺术造诣离不开管兰生二十年来对染缬艺术的深入研究。二十年前,学习中国画的管兰生被分到服装设计系任老师,学校新开一门传统染缬课,却没有教科书,因此没老师敢接手。管兰生回想起自己刚上大学那会儿,受美术新思潮的影响,对传统文化充满兴趣,再加上社会正提倡自主创业,于是批发了几十件白背心,绑成疙瘩,用猫牌和工农兵牌染料直接浸染花纹,不料刚开始吆喝便抢购一空。凭借这个“成功案例”,管兰生主动请缨,信心满满地接过教授传统染缬课的任务。


    怎料上完第一堂课,管兰生便将所知的染缬内容“倾囊相授”,“后面还有整整一学期呢,我肚里就没了货,怎么给学生上课啊?”慌了神的管兰生才发现,光靠“白背心”根本撑不起这门文化深厚的学科。


    他开始走访各大染坊,向老艺人虚心学习扎染、蜡染、糊染、夹染,了解不同染料的禀性;不断翻阅历史古籍,将图案与制作资料记录成册。每积累好一堂课的内容,便马不停蹄地赶着搜集下一课的资料。“青灯黄卷,皓首穷经,苦心孤诣”便是管兰生脚踏实地研究学习的真实写照。


    在花了整整十年时间复制和研究染缬艺术后,管兰生摸索出自己的创作风格和理论:“传统染缬中花样太少,对称图案看久了就呆板,创新很重要。”于是,浓郁绽放的虞美人、清雅沉静的冷夜、摇曳生姿的仕女……写意自然,充满浓浓敦煌风格的染缬作品纷纷出炉,在管兰生手下呈现出一个前所未有的绚烂世界。

    兰生染缬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在皴裂的皮肤下,那颗寂寞的心还能沉默多久?

    如果有一天,你能看到我娇嫩的手指,

    在厚厚的皮茧和老朽的皱纹里探出。

    那么,请你不要忘记,

    我稀疏的新枝间的暗暗香气,只是为你。

                                     ——《暗香》


    管兰生是个认真的人,为安静地接受采访,特意花十多分钟时间从母亲家步行赶回自己的家,言语中还透着急促的喘息声。他说,“我喜欢不被打扰地做完一件事。”一如他创作染缬作品时的状态,晚上10点~12点,是管兰生“开工”的黄金时刻。


    构思、绘铅笔稿草图、设计染缬方法,“我的扎染制作过程,看起来像计算机编程。”管兰生幽默地说。先在草图的基础上按照各个局部所要达到的艺术效果进行捆扎、缝缀,再分批次进行包染、注染、蒸染、防染、褪染等,最后再进行色调的整体统一。平均一个半月才能出一件作品。

    兰生染缬


    泼染是管兰生最喜欢用的染缬方法之一,将捆扎好的织物用水浸湿,直接把翠蓝和草黄染液泼在自己的“地盘”上,避免两种染料混合,迅速用线绳捆绑保护,放入深烟做底色的染缸中加热三十分钟,让冷暖气团的两个色调互混与侵占,形成自然融合的态势,两者衔接得更是“天衣无缝”。而翠蓝在染缸的锻造中竟然呈现出难得的“荧光色”,拍成照片后,印刷也难以捕捉。管兰生感叹道:“这就是染缬的魅力,有时自己也无法准确预期作品出炉后的实际效果,或是图案变了形,或是色彩发生了神奇的变化,让我心甘情愿沉醉在揭晓未知数的时刻。”


    曾有位民间艺人告诉管兰生:“染布时,葛洪爷(印染业的祖师爷)是要喝酒的!”本以为是句玩笑话,管兰生并未在意。一次意外,他将酒精误倒入染液,染出的织物异常润泽。这才恍然大悟,酒是一种很好的渗透剂。

    兰生染缬


    从寻寻觅觅,到经验无限,管兰生对每一次未知的染缬尝试已能掌控50%,远远高出其他人的水平,他继续在染缬道路上快乐的前行着。


    我的创作,我的喜怒哀乐


    假如我是一株兰花,空谷是我精神的花房。

    我一定认清理想,馨香,馨香,馨香,

    坚毅的岩壁是我成长的温床,

    挺拔的青松和修长的翠竹伴我成长,

    浮动的暗香是我初露锋芒……

    你看,我有我的理想。

                                ——《兰语》


    兰州是古丝绸之路的重镇,管兰生曾从敦煌艺术中汲取大量营养,作品里总透着听醉浮萍,心旌随动的悠远的格调,只为在国际上推动染缬艺术时记住中国的名字。在美国讲学时,带去的二十多幅染缬作品被依阿华州立大学作为珍品收藏,但管兰生的言语并不兴奋。“染缬本是从我们中国苗族传出的技术,但美国学者大都认为在中国染缬技术已经日落西山,更愿意将其误认为起源于印度。”

    兰生染缬


    多年来长时间低头创作,管兰生留下严重的颈椎病,对染缬依旧难舍难弃,他称:“我的生命早已和染缬融为一体,若是拔掉这跟刺,那我的灵魂就不在了,我更愿意痛着并辛苦地劳作。”


    “从我的作品中你读出了什么?”管兰生冷不丁地回问我。乍一看这些处处充斥着西方现代艺术色彩的染缬作品,犹如油画般明丽、鲜艳,细细一品,无时无刻不透出中国画的写意韵味……见我沉思,他自顾自地答:“是忧伤。”


    “我从莫奈、塞尚和康定斯基的绘画作品中得到灵感,利用光影重视色彩产生的心理作用,但其中却透着含蓄的感伤。我的作品不是图案,而是我的心情故事,喜怒哀乐,是指尖滑过的感悟。染缬的鼎盛、繁华,就像时光、流水一样早已划过,这就是现代传承的悲伤。”管兰生曾安慰自己:“我还不算老,还有很多时间将染缬艺术传承下去,但靠我的一己之力能成功吗?”管兰生对未来依旧充满怀疑。兰州染缬研究所成立已有三四年时间,由高年级带低年级,已形成良好循环。

    兰生染缬


    工艺美术协会纤维艺术会长林乐成曾与管兰生交谈肺腑之言,“现在中国的染缬艺术家不多,作品就更少了,你应该专做作品,别再做学术了。”管兰生曾创作出四五百幅染缬作品,自己却没有一件存留,他的作品曾换回两辆火车供学校研习。他笑说:“我是个开通人,尽管舍不得,但也明白作品都留在家里对艺术家来说是不正常的。”尽管林乐成言之有理,但管兰生却认定一条路,“这是我挖掘的艺术,我就得保护传承。”

    兰生染缬



    染缬技巧:


    染前处理:为均匀染色,应事先除去织物上的天然杂质、浆料、助剂和沾污物。家庭染色可以把织物放置肥皂水中沸煮20分钟后,洗净烫平即可。专业染前处理是用烧碱,用量为织物重量的3%,水为织物重量的30倍左右。处理后的织物晾干,称出干燥时织物的重量。


    染料的用量:这取决于织物干燥时的重量,一般来说织物重量的20~25倍为染液的标准重量。但也不是绝对的,可以利用这些差别,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先溶解染料,把染料先用冷水调成糊状,可滴点酒精作渗透剂。用沸水冲入搅拌,使染料充分溶解再过滤。在染缸中加入适量的水加热70°C~80°C,加入过滤好的染液,搅拌均匀加温。


    扎染技法:可借鉴中国传统手针及刺绣等传统工艺,如荷叶的花茎可通过密集的左右缝缀把整条茎干捏缝起来,缝缀的棉线提前用果绿色浸染,由于色牢度较差在浸染过程中会拓印在织物上留下印记。做到“紧而不死,松而不透”才能出现虚实相生的艺术效果。拆去缝制的线,这些印记像植物上毛茸茸的小刺,既精细又漂亮。染色最好从浅色入手。


    (文章引用诗歌均为管兰生所作)


    • 分享到:
    共有0条评论
    手艺网
    让手工艺实在一点,让技术控嗨一点,让生活文艺一点。这就是“手艺网”的初衷。 这里有专业实用的手工视频教程,有前沿的设计鉴赏,有传统手艺人的生活写照,以及手艺网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 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搭建学习手工的专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