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网
  • 登录 注册
  • 首页 >> >>
    湘行,邂逅苗画

    “墨黑的底色上绘着花卉鸟虫。既有装饰之华美,又有绘画之鲜活。中间多为花儿一束,枝叶向四边对称地舒展伸开,长长的碧草穿插其间,艳丽的禽鸟成双成对装饰左右,四角布置鲜花彩蝶。画面饱满精整,疏密有致,繁而不乱。一看便知是经过长久构造出来的老花样。”

            著名民俗学家冯骥才第一次见到湘西苗画时,惊叹不已,在《邂逅苗画》一文中写下了这样的话。跟苗银、苗绣相比,苗画犹如待字闺中的少女,灿烂绮丽,又唯美纯净,让每一个有幸目睹其芳容的人感到惊艳。 XWM_6793.jpg


    是画又似绣

        探寻苗画,最好的去处莫过了湘西苗画第三代传人梁德颂家。除了外出参展,梁德颂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窝在家里细致地作画。见到他时,他正潜心绘制一幅2.5米长的苗画,讲述一个类似鲤鱼跃龙门的故事——在翻滚的海浪上,一对鲤鱼和一对龟腾空跃起,在它们上方是一道巍峨大门,过了这门,再往上是一对围着太阳飞舞的龙和凤。

        这还是一件半成品。用来作画的宣纸已被染成了黑色,未填色的部分只呈现出图案轮廓,以及梁德颂在轮廓里画好的线条。他接着要做的,是沿着那些线条填上红蓝绿黄等色彩。

        此时,他正给凤凰的长翎羽填色。细小的画笔尖蘸点墨水,在柳条一般的羽毛内来回画上带粉的红色。从中间到边缘,这种红色逐渐变淡,过渡自然又明快。看得出来,填色真是一个细活,半个小时过去了,那根翎毛尾部的颜色仍未填满。眼前这件作品还需填色的面积约为1.5平方米,梁德颂说,这足够他忙碌半个月。

    谈话间,梁德颂拿出一幅上完色的《麒麟送子图》。在色彩浓重而鲜艳的画面里,送子观音头上戴着苗族人的头帕,而画中出现的神兵天将的样子竟然跟猴子极为相似。“苗画要表达的是吉祥的寓意,因而在造型上显得十分抽象,重点不在取貌而在于取神。”梁德颂说。环顾四周墙上挂着的画作,虽然题材是常见的花鸟虫鱼、山川日月,以及传说中的麒麟、龟、龙、凤等,但它们的模样和汉族人习常所见的绘画造型有诸多不同。比如,苗画中的龙一点也不凶猛,显得很可爱;龟的脖子伸得很长,嘴里吐着像蛇一样的信子;鱼的尾巴翘得很夸张,犹如绽放的花朵;而太阳,看起来就像一个扎手的大菠萝……

    苗画中没有梅兰竹菊,也鲜少见有松柏。很显然,苗画不是文人画,而是民间画。无论是鲜艳的颜色,还是吉祥的图案,它所表达的都是对“俗”的追求。

    当这些色彩斑斓的图案呈现在纯黑的背景前,便会因为强烈的反差而显得更加绚烂,看起来与苗绣十分相似。“苗画最初是服务于绣花的,它是绣花的底稿。”梁德颂说。如今,虽然苗画脱离了这种传统功能,但依然追求和刺绣一样的视觉效果。细看梁德颂的画作,每个色块里都呈现出像松针一样细密的线条,与刺绣的走线相分相似。“本来是画,但一眼看上去又以为是刺绣,这就是苗画所要达到的视觉效果。” 梁德颂说。


    藏在画里的逻辑

    苗画为什么如此鲜艳?背景为何如此深邃?图案的源头在哪里……这些问题都要到湘西保靖县吕洞山下的苗区去寻找答案。

    吕洞山是苗族人的圣山,周围群山环绕,山与山之间是深邃的峡谷。村落要么依山而建,要么聚集在有限的山谷平地上。耕地稀少,农民只在山顶少有的小块平地里种植,谷物成熟时,深沉的山绿色中点缀着耀眼的亮黄。山下的苗区至今依然完整地保留了苗族的传统建筑风格,黑色的瓦片遮盖黑色的木板墙。这静默的颜色,让人不禁联想到苗画那深邃的黑色背景。

    梁德颂老家就在吕洞山下一带的水田河镇百合村。在跟随父亲学习多年之后,梁德颂已经掌握了熟练的画技,尤其是熟悉祖辈传下来的各种图案和相关的故事与传说。他将这些图案以丰富的颜色呈现出来,并以符合苗族人所特有的思考逻辑进行组合。

    在这些逻辑中,有两个最关键:一是“说得通”,二是讲究对称,它们分别对应于苗族人精神上和形式上的审美习惯。“说得通”就是“把画画出来,要能够讲出理由,不是想画什么就画什么。”这意味着画面讲述的故事,要符合苗族人对传统的认知和对吉祥的追求。苗族人喜欢对称,传统的苗乡建筑无论从正面看还是从侧面看,都是对称的。“苗画中也有这样的讲究。比如左边有鱼,右边也要有。”梁德颂说。不过,苗画里的对称不是绝对的,而是追求视觉上的平衡,并在平衡中寻求变化。如果相互对称的是一样的事物,就在细节上用颜色区分开。此外,如果左边是一条鱼,右边也可以是一只个头相仿的虾,因为鱼和虾都是水生动物。“这种对称的前提是,左右的东西能够配对,龙和凤、鱼和虾可以配对,但龙和虾就没法配对了。”梁德颂说。

    苗画创造了一个缤纷的五彩世界,生动地展示苗族人过去常用的图案。而这些图案,又鲜活地展现了苗族人的世界观,甚至可以追溯苗族人原始的自然崇拜。比如十字纹,这种太阳崇拜的产物在苗画中十分常见,它们经常出现在太阳的中心、龙的颈部、凤凰的颈部,以及花瓶的瓶身上。此外,苗画中还大量出现蝴蝶图案,因为苗族人将蝴蝶看做自己祖先的母亲,因而它和龙、凤、麒麟等神兽一样重要。在有龙、凤的时候,往往能见到单独飞舞的大蝴蝶骄傲地出现在画面的正中央。并且,麒麟、龙的脸部也是蝴蝶造型,这也是龙之所以显得不凶猛的重要缘由。

    XWM_6817.jpg

    • 分享到:
    共有0条评论
    中华手工
    《中华手工》是国内第一本关注手工产业、聚焦手工生活、面向手工艺术爱好者和投资者的杂志,由国内著名的商界传媒集团打造,真实、客观地记录非遗之殇、民艺之美,也引入时尚设计与新鲜创意,讲述传统手艺人与年轻创作者的故事,传递“有手感”的慢生活理念,以小而美的姿态、真而实的态度,向浮躁的社会发声。